风雪之夜,还好有你!

2020/11/22 12:11:05来源:佳木斯日报

  19日晚6时,狂风卷携着大雪,城市交通变成了龟速。“这雪要是下一宿,明天可怎么上班啊?”1路公交车里,市民张璐和同事聊了起来,很快引起了一小波的讨论。“就是啊,这孩子明天上学要是下雪可怎么办?”“我家孩子的幼儿园刚刚还通知明天送不送孩子要等通知哪。”“这雪好像得下到后半夜,明天上班能通吗?”

  各种各样的担忧和不安犹如天空不断飘落的雪花一般,越积越深。

  于此同时,在城市的各个角落,短暂的停歇后,机器的轰鸣声再一次响起。坐在公车车上,透过车窗,张璐一路向外看。

  天空飞扬的和机器卷起的雪花很快糊住了滚刷车的车窗。在红灯处,司机从驾驶室里迅速地跳到机器上,用力地压着雨刷器清走积雪,又迅速地钻进驾驶室继续行驶。不过十几秒的时间,头发上就积满了雪花。

  狂风呼啸而过,站在十字路口正中的交通警察被风雪迷住了眼睛,红绿灯在他们的眼中有些模糊不清了,所有的动作仿佛都出自本能,让交通虽然缓慢但却有序。

  安民巷里,几个社区网格员正在用雪板和铁锹清理着巷道,雪势虽小了些,但也一直未停,为了防止雪被压实,清雪一直都在进行,陆续还有网格员不断地加入进来,叮叮铛铛的铁锹声在张璐听起来十分悦耳。


  晚上十点,透过窗户,张璐看着外面一趟一趟驶过的清雪车,安心地躺在床上进入梦乡。

  结束了六个小时的工作,半夜十一点半坐在面馆里的姚艳冬一直沉默不语,与周围的喧闹显得格格不入。默默地等待,默默地用五分钟的时间吃完了眼前的一大碗面,姚艳冬又匆匆地站起身来,准备出门。

  姚艳冬是前进区清雪大队的一名铲车司机,这份工作她已经做了九年,是区清雪车队里唯一的一位女将。五年前,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她的铲车上,当时她跟我说,这份工作挺辛苦的,但是很有意义。一隔数年,她还在从事着这份充满意义的工作。

  “这么快就吃完了?咱们中间不是有半个小时的吃饭时间吗?”面对记者的提问,姚艳冬有些怔愣,然后腼腆地笑了一下回答道,“想趁这段时间眯一会。”

  时光荏苒,一转眼,姚艳冬也是年过四十的人了。此时的她因为连续两场雪的清雪作战,双眼里已经布满了血丝。“现在感觉有点累了,但是机器不能停,清雪不能耽误,得抓紧一切时间休息。”说话间,她已经走出了面馆。

  位于升平街上的这间面馆此时还是热闹非凡。车队的司机陆陆续续地进来点餐,匆匆地吃完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和姚艳冬同组的严峻是第一年参加清雪,对于清雪的节奏还有些掌控不好。“真挺累,尤其六七点钟那阵,雪糊上窗户能见度低,精神一刻都不干松,眼睛睁的老大了。”严峻说,没干这个活的时候感觉清雪挺简单,真干上了才知道其中的不易,对于姚艳冬更是万分敬佩,“老实说这个工资不高,她一个女人坚持了这么多年,真让人佩服。”严峻告诉记者,找他来时,姚艳冬跟他说了一句话,干这活光想着挣钱肯定坚持不了,你得想点别的。至于别的是啥,严峻说通过这一个晚上他感觉应该是一种责任,“我们要是不干好,可能明天整个交通都得出问题,那影响可就太大了!”

  “走了走了!”随着前进区夜班清雪负责人徐小磊的呼叫,停在路边的机械车辆相继动了起来。趴在方向盘上的姚艳冬动了动脖子缓缓地坐直了身子,放空了几十秒后也开动起来。经过身边的时候,她笑着招了招手,“咱们这些司机都特别辛苦,这场雪量不小,清运任务特别重,现在一干又得六个小时再换白班接着干。”前进区夜班现场负责人徐小磊此时已经工作了十多个小时了,入冬以来短时间内的连续三场降雪让他看上去有些憔悴。“都习惯了!”他笑着说道,“不管怎么说,保证交通、保障市民出行安全是我们的责任,这些做不好,哪能安心睡着。”

  20日凌晨一时,沿路一直西行,机器的轰鸣声还在继续,城市的马路渐渐露出了本来的样子。明天早上醒来的张璐可以抛开所有的担忧,一场暴雪并没有带来过多的阻隔。而这一切,都感谢有你,有你们!在这场抗击风雪的战斗中,清雪队员、交通警察,社区工作者,交通运输、城市管理、住建、环卫……无数的人在默默奉献。因为你们的付出,让风雪之下的城市依然温暖,因为你们的努力,让我们更加心安。

  致敬这些寒潮大风中的坚守!

  记者 潘蕾 于大宇 商松林 胡耘翰

  编辑 罗毅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