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的纪念塔——重走抗联路(二)

2020/9/29 9:01:30来源:佳木斯日报

  传说,在很早很早以前,一个姓侯的老头在佳木斯郊区的南高峰利用山上的石头帮助正义战胜邪恶,人们为了纪念老侯头,就把南高峰改叫猴石山。

  猴石山自然保护区位于佳木斯市西郊猴石山果苗良种场,距市区24公里。猴石山为完达山余脉。登上猴石山,可俯瞰松花江蜿蜒东去,并将佳木斯市区尽收眼底。在人们的传说中,猴石山就是捍卫正义的化身,而在抗日战争的烽火当中,这里也发生过许许多多的感人故事。

  海拔505米的猴石山上,一座23米高的东北抗日联军战绩纪念塔巍然伫立。自1984年纪念塔建成以来,35年间,它就这样凝望着它曾经浴血奋战、拼死守护的一方土地。猴石山北坡的二四四高地,是东北抗日联军第六军战绩地,抗联第三军、四军、五军也经常奔袭此地,给予日本侵略者以沉重打击,许多优秀中华儿女的鲜血洒在这块土地上。1984年10月,在经过多次踏察后在此建立了东北抗日联军战绩纪念塔,塔名由时任省长的陈雷亲自题写。

  猴石山位于郊区沿江乡民兴村。车行至半山腰,陡峭的山势就让你不得不弃车徒步而上。“这里基本上是还原了抗联时的原貌,泥土路,大斜坡,普通人上来一趟也挺累的。”民兴村村主任李洪林告诉记者。

  此时刚刚下过暴雨,雨水顺着砂石冲出一条溪流,原本一米多宽的路只有两侧可以行走,却也是深一脚浅一脚艰难而行。虽然晴天时路况要好上许多,但不过是几百米的路程,对于很多人来说也是一次小小的体力考验。也正是因为如此,每往前走一步,你都会在心里问自己,在那个艰苦的年代,在那个危险的环境里,多少抗联战士们,多少次在这里来来往往,没有人说过一句苦,没有人喊过一次累。

  立足在纪念塔下,在高大巍峨的俯视下,敬意油然而生。这座恢宏的纪念塔,不仅记述了当年抗联第六军第四师政治指导员李廷章烈士带领战士同日本侵略者顽强厮杀的场面,也记述了在密林深处与敌人一次次艰苦卓绝的战斗缩影。纪念塔正面的石阶上,一朵朵菊花整齐地排列着,纯白和鲜黄两种颜色交相辉映。一阵风吹过,花瓣微微抖动,仿佛在低声倾诉,诉说着对英雄的憧憬和怀念。

  “这里经常有人来,我现在是身体不行了,要不然没事的时候我就喜欢上山去看看。”77岁的时彦和小时候是民兴村里听着抗联故事长大的。早些年,陈雷省长每次到猴石山他都跟在后面一起去。“老领导每次都会讲自己在抗联时候的故事,我就跟着听,然后再讲给孩子们。”五年前,因为一次手术,时彦和的记性越来越差,很多故事在他的记忆里都变成了碎片,他说他有些后悔,如果当时能把这些记录下来,他就会少了很多遗憾。

  这种遗憾也许没有人能够弥补,但后人会用更多的方式来补偿。“最近这些年,郊区旅游做得越来越好,很多游客慕名而来。我们这里是开放式的,所以很难去统计一年有多少游客,但是人一直没断过。尤其是逢年过节的时候,来祭扫的人非常多,村民们也都自发地维护这里的环境卫生。”李洪林说道。

  李洪林说,他还有一些想法,想要把纪念塔作为一个标志物形成一条红色旅游的线路,让这里被更多的人了解的同时,也能带动乡亲们共同富裕起来。20世纪80年代中期,李洪林靠“倒腾”酒水走上了创业的路,这些年来,他开过酒店,做过旅游,收入一直都很不错。在他看来,他的父一辈要感谢党,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的成立;他要感谢党,没有党的领导就不会有改革开发的滚滚浪潮推着他前进。这种感谢让他想要为乡亲们做点事情。“乡亲们都富起来了,老百姓的日子越过越好了,就是我现在最大的心愿。”

  (记者 潘蕾)

  编辑 罗毅刚